Starbucks in Forbidden City Beijing

There are lots of talk about the Starbucks store in Forbidden City in Beijing these days. It started in Chinese demestic media, and now it speads all over the world (tonight I saw it on BBC). I happened to take a picture of that Starbucks store during my 2005 visit to Beijing. Personally I also felt it’s in appropriate to have a Starbucks inside the forbidden city. I think they can move the store outside.
China_Trip_Part_1 057

Join the Conversation

2 Comments

  1. 泾渭分明的优雅 — 星巴克在日本 23 萨苏 2007-01-23 20:33:34

    Starbucks,一个挺惬意的地方,居然也有这样多的烦恼么?

    近来,看到国内媒体讨论故宫星巴克的问题,一说星巴克在美国文化中是垃圾,放在故宫玷污高雅场所,该清除出去;一说星巴克其实高雅得很,放在故宫中够得上档次。

    个人觉得,垃圾高雅不是一把尺子能量的,Holiday Inn.今天是大酒店了,可要是查查字典,Inn.的意思可是和牛马一块儿打呼噜的大车店呢。

    波姬小丝好看,一米九零的大个儿,不瞅瞅自家身子板随便往家领闹不好会翘辫子;王矮虎虽丑陋,夫唱妇随娶了一丈青却是好姻缘 — 婚姻的关键是合适。星巴克这个问题的关键恐怕也是它是不是适合放在故宫里面。

    看日本的情况,也许可以有点儿借鉴。

    到东京开会的时候,几个同事想中午一起吃饭,找地方却让人犯愁。开会的地点在繁华的虎ノ门,怎么会找不到饭馆?原因是大家的口味大不相同。印度人不吃荤,美国人不吃带头的虾,中国人什么都吃可对日本的生鱼片有点儿畏惧,还有阿拉伯来的。。。最后,大家苦笑一声 – 去星巴克吧。一杯香浓咖啡,一盘可口点心,听着悠扬音乐,边吃边聊,果然皆大欢喜,惬意得很。

    星巴克在日本,可说是树大根深。无论多大的城市,在最摩登的街角,大商场的中厅,或者车站的检票口对面,都很容易找到那个绿色风火轮套一张毕加索式面孔的标志。星巴克的优雅和洋气,使它深受众多日本年轻人和白领阶层的喜爱。

    不过,假如你到日本的文化古迹去参观,那就不要想在里面找到星巴克的影子了。这最初倒也没有引起我的好奇,因为日本的造园艺术充分显示了这个民族注重细节的特点,园林寺院与中国相比,多给人袖珍的感觉。所谓于方寸间见风景,恨不得把每一块边边角角的土地都赋予用场,一树一石皆有深意。比如金阁寺这种地方,真要是在里面塞一个星巴克,那肯定会产生喧宾夺主,大煞风景的可怕效果。

    慢慢的,发现日本的古迹中也不乏规模宏大者,比如东大寺,二条城,里面要放个星巴克完全不成问题,那么多旅游者,这可是寸土寸金的宝地啊。可是,不但没有星巴克,连麦当劳也见不着。

    这就有点儿让人奇怪了。于是,在参观日本著名旅游胜地姬路城的时候,萨就向导游咨询了一下。看来,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问起了,导游很流畅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原来,日本较有价值的文化古迹,都在文部科学省有所登录,称为“国宝”,“重要文化财”,或“天然名胜”,受到国家保护。管理方面,对引进现代的东西持有非常保守的立场。按照日本的《文化财保护法》的规定,这些古建筑和遗迹的修缮与开放,都要经过文部科学省的审核,在引进服务性的现代化设备和产业方面,尤为严格,必须经过文部大臣或文化厅长官的批准(第四十三条,第一百六十八条等)。未经审核的结果也十分严厉,可处以当事人五年徒刑。而对于这些文化古迹的所有者来说,更重要的则是将其从公认的“国宝”,“重要文化财”中除名,不再给与国家的保护以及种种相关优惠。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例子之一,就是大阪城天守阁的“国宝”认可问题。大阪城天守阁,是日本著名权臣丰臣秀吉的老巢,日本历史上多次重大事件,如出征朝鲜,大阪夏阵,丰臣家失势等都与此地密切相关,具有极高的历史意义。它的价值甚至连外国人都有所了解。二战中日军将位于大阪制高点的天守阁设为防空监视哨,但盟军轰炸机却奉命避免轰炸这一著名古迹,使它得以幸存到战后。

    然而,在对日本的“重要文化财”进行评定的过程中,大阪城天守阁却被排除在外。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该地在维修中,为了能够方便游客上下高达八层的建筑,设置了电梯。日本“国宝”评定的专家认为,电梯并无保护该建筑的意义,而装备了如此先进设备的天守阁,其外观虽然如旧,实际上已经不再具有完整的文物价值。于是,名声,规模远不如大阪城天守阁的姬路城被评为了日本“国宝”,大阪城天守阁却落选,至今,在该地的旅游说明中,也只能含糊称为“日本的重要文化遗产”。

    有了这样的先例,又有哪个“重要文化财”的管理者敢于贸然引进星巴克这样现代化的服务产业呢?

    也不是星巴克在日本只能栖身于现代化大楼之中,比如京都三条大桥,就有一家星巴克坐落在一座古老的别墅里面。可是,星巴克在这些古迹中,却显得颇为协调。这是因为,日本颇有当年早期外国侨民的住宅,使领馆等等保存下来,如神户的异人馆,长崎的外国人居留民地等。这些建筑本身就带有浓厚的西洋色彩,星巴克在这里开业,不但不会破坏它们的风貌,反而给古老的建筑平添了几分生活气息。这可谓是星巴克在日本的一个创造性举动。

    不过,大多数星巴克的店,还是远离日本自身的文化古迹。他们的顾客,主要是现代派的摩登男女,这些人最多出没的地方,也还是车站商场写字楼一类场所,星巴克开在那里,已经足够给他们带来充分的利润,说起来,那些古城或者神社之类的地方对星巴克似乎也是吸引力不够,毕竟,这两种文化协调起来,所需要的功力太深。

    “你说,我们有必要把店开到明治神宫去么?”在我喝了一杯咖啡后问他星巴克为何没有在明治神宫开分店的时候,离我们最近的钻石城星巴克分店经理木村指了指门前熙熙攘攘的人流,反问我道。

    这位干净利落的经理殷勤地收拾了我面前的餐具,微笑着说:“您说,我们干吗要自寻烦恼呢?”

    是啊。。。

  2. Not sure how well Starbucks develop in other places in China, in big modern cities or the small town. One thing that we couldn’t overlook here is that Forbidden city is pretty much resort for travelers from different countries rather than just domestic people. Other than it is an argument that it fits in forbidden city or not, maybe we could also see it as a catering.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