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Chinese articles

China real estate market

炒房揭秘内幕(translation by Google translate below). Let me summarize because Google translate did not do a good job. The guy was in pawn business. He used little own money to buy a house (he borrowed the money from bank). When the one year loan is due, he was very worried because his money is stuck in his business. The bank loan officer tell him not worry, just sell his house to his wife for a higher price (let his wife get a larger loan to pay off his first loan), in the process the loan officer will get a cut.

This seems just like the zero down payment, ARM rate in the US housing market a few years ago. All the hope was based on the rise of housing price. If the housing price plummet, obviously the banks will be left to hold bags (in China the mortgages are not securitilized).

Here is text generated by Google translate:
Continue reading

我说美国大选: I

来美国已有十年, 美国大选也经历了三届. 从两千(1999)年的布什, 戈尔佛罗里达选举大战, 到最后最高法院介入. 套用我前同事的话, 最高法院(注意: 不是老百姓)选了布什.

2004年, 民主党想夺回白宫, 不少仁人志士跃跃欲试, 参与初选.

先是狄恩(HOWARD DEAN), 这老兄本是医科出身, 偶然的机会参政, 任美国东北部佛蒙特州长十余年, 倒是把这个东北农业州治理得井井有条. 想必也与医生出身, 做事理性务实有关. 他在任内最主要成就, 是实现了州财政盈余. 要知道在他当政之前该州多年财政赤字. 言归正传, 狄兄作为小州的州长, 虽有政绩, 但是缺少资金和全国的名气. 他想到了一招, 用网络来传播他的施政纲领和筹款. 还记得MEETUP.COM, 这个(网上)组织聚会的网站, 当时的名气有点像现在的YOU TUBE. 不知道是DEAN和MEETUP是谁帮谁出了名, 结果是DEAN筹的款最多. IOWA(衣阿华)CAUCUS之前, 戈尔大哥也宣布支持DEAN. 看来民主党提名是非DEAN莫属. 民意调查也显示DEAN领先.

Continue reading

Shui Pi predicted the China drop

Shui Pi, the editor-in-chief of ChinaTimes, predicted this China drop (or crash) in his paper. Here is the link to his article. Quoted some here:

水皮杂谈:第二次“5·30”的概率有多大

2007年的最后一期水皮杂谈,题目是“何时才能满仓等待暴跌?”,文章缘起和讯的编辑对水皮的采访,其时上证指数在4700点附近,水皮的结论是对于大多数的股票而言,已经错失满仓等待暴跌的机会了。因为绝大多数的股票在11月中旬上证指数单针探底5000点时已经探明了底部,在此后一个月上证指数的反复下探过程中,大多数的股票不但没有随风飘零,反而走上了自己的上升通道。也就是说,“八二”现象其实已经悄悄地在我们身边生成了,最近的统计数据则更能说明问题,沪深两地的上市公司中有60%的股价已经接近6000点时的价位,而深成指和深综指均已接近前期历史高位,中小板指数早就创出新高。

Continue reading

My American Colleague II

今天来谈谈我的第一个Project Leader(PL),PL是一个技术领导的位置,通常他们自己也写程序,但最重要的是他们要分析用户需求,搭建软件框架,指导年轻的Developer,and make technical decesions。 我第一次见到我的PL是在面试的时候,当时感觉这人很忠厚。我记得上班第一天也是他到Reception Desk接的我。刚开始工作那段,我的技术比较差,又赶上老板关注的项目,每星期一的例会免不了被老板数落,我在上一篇已经讲了。PL这时候就帮我开脱一下,说我还是新人,有个学习过程。我们Team也就他没被老板说过, 其他人多多少少都被老板数落过。其实我的第一个老板人不错,就是脾气不好,最后他自己被裁员也是这个原因。

言归正传。PL有这个地位,主要是他的技术水平和领导能力。他是我们那里当时很难拿到的Senior Software Engineer。与一些小公司不一样,我们评Senior,要在整个开发部门评,要得到其他Development Group的认可, 而且名额有限。PL是我在公司见过的最好的老师。他有耐心,而且他能把东西讲清楚。这是我们几个年轻人喜欢去找他问问题的原因。问其他人有时也能解决问题,但是他能教你为什么。几个年纪大的也喜欢找他讨论问题,因为PL is a good listener,他能帮你分析问题。这样一来,他的CUBE旁边有时会有两三个人在那里等。我们开玩笑说以后要排队拿号问问题。有一段时间,我们老板告诉我们尽量不要去打搅PL,因为他要赶一个项目。我记得那一段时间,他经常晚上九点多才下班。对于一个有家庭,二十年工龄的人来讲,不简单。他的那个项目结果非常成功。

对于我来说,我十分感激PL能成为我的Mentor。从C语言到写技术文件,到如何与客户交流。印象最深的是他Review我的Functional/Design Specification,总是非常认真,并提供很多有用建议。最后还不忘纪鼓励几句。

PL没什么野心,他就是喜欢他的开发工作,也不想做Manager。他有一次告诉我,他以前做了一回Manager,觉得不如编程有意思,就又回来做他的老本行。我想我该学学他的踏实肯干。

PL是非常家庭型的男人。他有两个宝贝女儿,他的CUBE里面他女儿的照片从小到大,贴了两排。他是棒球迷,SAINT LOUIS CARDINAL FAN。 他的工作二十周年纪念,他请大家去看了一场CARDINAL的比赛。

My American Colleague I

一晃我在一个中等规模的软件公司做了五年多了.这是一家有四十年历史的软件公司(想想微软也就三十年的历史,1976-2006).我周围很多同事都有二三十年的工龄.我算是工龄最短的员工之一了.编程序是件很枯燥的事情.一开始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他们能在一个公司呆那么久.刚开始工作第一次Staff Meeting一看,怎么年纪大多比我大.看来不象DOTCOM公司,靠股票发财是没戏了.现在几年做下来,感觉其实我的那些美国同事大多蛮可爱的.

我的第一个正式Project是我老板当时的特别关心的Project.我和一个美国老头,一个俄罗斯大嫂合作.我们另有两个Project Leader. 他们的任务主要是Technical Leadership.美国老头是数学博士.他负责核心摸块的开发.我的任务是写一个API(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 简单地说, 别人要用核心摸块, 得通过我的API. 我还负责写一个用户界面(User Interface). 俄罗斯大嫂的任务是写一个独立的Application来调用我的API. 她也是新手, 比我早几个月进公司. 我们的进度令我们的老板很不满意. 基本上每星期一的Staff Meeting他一上来就问我们的进展. 除了项目难度, 两个新手, Our poor communications(inside team and with boss) 也是原因之一. 一般来讲, 一个Team都有一个磨合阶段. 我们的磨合要长一些因为我们的Communication skills are not great. 记得有一次我们老板在Meeting上说我们写的程序是垃圾Junk Code. 那次把老头搞急了, 他说你不能把”My code and Major’s code”说成是Junk Code. 自那以后, 我认真起来, 和老头距离也近了很多. 我们最后的Delivery令老板满意.

老头的数学很厉害. 最近他还帮我解决了一个困扰了很久的一个问题. 但是他也有他的弱点. 他对Windows操作系统和DLL机制不熟悉. 这就是我可以显身手的时候了. 这样一来一往, 相互帮助, 信任感就建立起来了. 也慢慢地了解一些工作以外的东西.

老头喜欢散步, 每天中午走上半小时, 很少间断. 我也喜欢散步, 但是我比较随便. 跟他一起走过几回, 他的速度可以把我累死. 真不知道他跟他夫人一起走的时候是不是这个速度.

他还喜欢音乐. 业余时间参加一个乐队. 经常搞些免费的公开表演. 当然最重要的, 我发现他其实是非常家庭型的男人. 每年要度两次假, 一次国内(多半是Colorado Rockie Mountain), 一次国外, 欧洲南美洲什么. 看了他在Chile和阿根廷国家公园和冰川的照片. 觉得真该过去看看.

Programming career

I read this article from wenxuecity a while ago. Being a programmer for more than 5 years in the US, I shared the author’s view to great extent. I have made the mistakes he/she mentioned below (see bold text). I think the principle could be applied to other careers as well.

The article link is here.

==============================================
程序员生涯之我见
文章来源: 程序员 于 2005-07-31 17:35:56

程序员生涯之我见

在海外有很多中国人在从事程序员这个职业。我认识很多这样的朋友,发现许多人并不快乐,只是将这个工作当成养家糊口的工具。还有许多人工作努力而不能入门。我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有过困惑,但最后终于走了出来。在这里谈谈自己的看法,希望对大家有一些启发。

俗话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话很有道理,但运用在事业上往往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在学生时代你可以追随兴趣天马行空,为未来作各种各样的设想。坚韧不拔而又有些运气的在后学生时代仍可在预设的道路上跋涉前进,甚至一帆风顺。而绝大多数同仁们则在生活所伏下的各种小圈套中纷纷落马,有的痛苦挣扎,有的怨天尤人,还有的则既来之,则安之,以失败者的心态接受生活的安排。这些为生活所改变的同仁们的共同点是不再(敢或愿)提对原先事业的兴趣了,如果曾经有过的话。当然,兴趣是会变化的。但因生活改变而生的新的兴趣往往难以长久,而人生苦短,又经得起几次改变呢?

和其它许多职业一样,从事程序员职业的可分成三种人:入门的, 不想入门的,和想入门而没有入门的。我对入门的定义是:喜欢这个职业并且有持之以恒的目标和努力。

入门的是极少数。如果一个程序员一直在从事这个职业,而且热爱并愿为之终老,我想他一定是幸福的。任何职业其实都是这样。我所在的公司有个年轻的老美,是负责三十多个程序员(包括我)的Software Architect,为人朴实而性格腼腆,但他对职业热爱的纯连我都嫉妒得要命。他好像可以不食人间烟火,可以没有任何爱好(他其实一年要度好几次假的,但全是老婆安排,当然也参加公司活动),但对几年前写的代码记得清清楚楚。他没有可炫耀的学历(服兵役间在一家小学校读的计算机本科)和经历(因为太年轻),在任何场合都总是腼腆地笑着(我将他研究了很久,发现他实在本性如此),毫不起眼,但我知道,他是被造化所祝福的。他可以一直思考一个问题,在半夜起来用VPN连上公司网络修改一个bug。我遇到过不少优秀的程序员,就没他这么纯的。

不想入门的程序员可能是这三种人中比例最高的。女的居多,家庭负担重的居多,思想活跃的居多。程序员职业为男性所主宰是一个事实。女孩子结婚后兴趣大多都变了,程序员工作辛苦,责任大,也就没什么吸引力了。很多程序员聪明而思想活跃,却不愿意喜欢这个职业。有的一直在琢磨怎么开自己的公司,有的天天研究炒股,还有的只想好好保住这个工作,完成分配任务了事。究其原因,一是将人生看得太“透”了,觉得程序员工作只是衣食父母;一是认为编程太简单,没啥好投入的;还有就是看不到出路,当一辈子程序员划不来。人各有志。对一些人来说,程序员只是人生经历的一部分,他们有自己所追求的目标。虽说这两年的IT不象五年前那么火热,但仍到处是机会,很多人通过程序员的工作进入IT而寻找机会。但对那些可能长久从事程序员工作的人来说,不入门实在太辜负了上天赐予的聪明才智。在美国的这些年,我认识了许多转行做程序员并做得不错的大陆来的朋友。附近一家老美的公司,软件研发部门中大陆来美读研毕业后留下来的有二十来人,多半是国内名校本科毕业的。这二十来人没有一个本科或博士是读计算机的,现在水平都很高。我用这个例子是想说明程序员这个队伍的素质是多么优秀,理应做出点事来。

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由于缺少机会而不能成为程序员。不少人是半路出家,而人过而立之年,要想的,要考虑的东西多了:家庭,孩子,健康,股票,老人,房子,车子,地位…。有一位朋友,国内名牌大学物理本科,来美国读了物理博士。他在博士期间喜欢上编程,上过计算机系的几门课。九八年博士毕业时计算机工作火热,就找了个程序员的工作,从网页做起。我看得出他是很想做一个优秀的程序员。这些年我们一直保持联系。可惜的是他为生活所迫,年年在找工作(他一直做的是合同工,收入会高些,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而博士学位在很多时候都是over qualify(资历过高)。这两年经济不好,更是动不动被解雇。最近他终于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在银行里做全职的DBA (数据库管理员)。他人显得老了,语气也变了,只求有一份安稳的工作。他对编程的爱好依旧,但始终处于外围阶段,不是网页编程,就是DBA,只有业余时间学习一些.NET。还有一次,在2003年,Job market 正不好。我参加休斯敦中国人西区教会组织的Job Fair,目的是让教会里的人将工作机会互通有无。我当时因为朋友邀请去看了看。参加的人基本上全是在做或找程序员工作的。好几个年龄相当,还没找到工作的在和我聊起来时听说我是国内计算机系本科毕业的,一直在做程序员,都很踊跃,要和我讨论一些问题,并留下电子邮件地址。看到他们羡慕的神情,当时我还没觉得什么,可现在每想到此,都有些震撼。很多人如果得到了机会可能会成为很好的程序员。然而世事往往如此:得到的人不珍惜,珍惜的人得不到。

想入门而没有入门的有很多:学有专长,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做上了程序员,做长了发现也许要做很久,于是试图研究并喜欢它,却发现这很难。难就难在看不清自己的方向。我认识不少程序员,工作很努力,有抱负,业余时间也学习,考证书,可是方向换来换去,今天学Java,明天学.NET,后天又打算考MBA,到outsourcing的消息一传来,又灰心丧气。究其原因,数理化和许多其它的工程职业都已成型,研究方向明确,很多人通过学习会入迷而入门,知道自己的奋斗目标。软件工程行业才只有几十年的历史,作为一门科学还远不成熟,不能给程序员工作以明确指导。Microsoft的Visual Studio以及现在的.NET在大大提高编程效率的同时, 也使得编程变得前所未有的容易。仅仅在编程上钻研不仅难以入门,而且在日新月异的技术面前会产生光阴易逝的困惑。

在美国,很多中国人去教会,而且其中不少成了忠实的信徒。我周围有不少朋友如此,所以由他们牵线参加了一些中国人教会的活动。我问他们信教后最大的感受是什么,答:平安喜乐。看得出真正的信徒是蒙福的。这是我所向往的生活。但我至今还没有信教,因为我在没有参加教会活动前早也有过那种感受。我知道信教不是唯一的途径,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方式。早在春秋时代的孔子说过“朝闻道,夕死可矣”。这里的“道”,我相信和真正的信徒的信仰是殊路同归。而我们人生,不管是从事什么职业,能“闻道”,也就“夕死可矣”。所以我一直在寻找在程序员这个职业里的“道”,也就是“入门”。

一日我读到了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简史》,在网上广泛流传的电子版本。如获至宝。我第一次知道了原来我们的哲学家们也在研究这个“道”。不过他们研究的是与职业无关的,更为广泛意义上的为人之道。在书中,冯先生提到有各种各样的人,每种人都可能达到那种人最高的成就;而对所有的人来说,他们都可以达作为一个人最高的成就,为“圣人”,为领悟“道”的人, 为哲学的人。而中国哲学所研究的就是怎样可以成为一个“圣人”,达到天人合一。在书的最后他指出,中国人可以不信教的理由是我们有自己的哲学,我们不需要信仰,因为我们是哲学的。我至今深表赞同。基督教义让信徒体会平安喜乐,只需无条件接受即可。中国哲学则需要你思考去体会。两者的功用有异曲同工之妙。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无论一个人从事何种职业,都可以在工作中加深自己对人生的理解,都可以在对事业的探索中去领悟这个天人合一。我一直相信,入门的人是得道的,无论他的天人合一是来自人的本性,还是信仰或哲学。

在程序员这个职业里感受这个“道”,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得由自己来体会。程序员不妨一读Fred Brooks的The Mythical Man-Month一书。作者是大师级人物,将软件工程的各个方向深入浅出地描述一遍。如果你已有几年在公司里当程序员的经验,读后或许会有拨云见日的感觉。其实我在美国读研时也上过软件工程一课,真没学到些什么,所以一直忽略了这门知识。现在计算机教育仍需要改善,有些课程设置并不合理,无论是国内和国外。像软件工程课,给没有几年程序员经历的人来人往说只会是纸上谈兵,而对有经验的人却往往是对症下药,醍醐灌顶。编程只是程序员工作的一小部分,而当你能对整个行业能有一个全盘的了解,你自然会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

当你找到兴趣所在,无论是中国的哲学和智慧,对教的信仰,或是你内心深处对世界的体会,都会给你以信心和指导,不再会有疑惑。
=======================================

Haigui salary analysis

The following is I saw from haiguinet, thanks to jlink for writing this post. Not surprisingly management and business skills are most valuable.

==================================================
再接再励: 在华外派,海龟 人员2005收入分析:
谢谢大家的鼓励。 看来大家兴趣不小。
16页的原点是零。每隔100,000USD。所以,TOP EXECUTIVE,港台EXPAT因为长期在
大陆经营,又没有文化,语言隔阂,所以以340,000USD拔下头筹。
跟在后面的310,000USD是除了忠诚度,和耍嘴皮外一无用处的老外。人家要自己人,
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两种人最容易被有经验的RETUNEE干掉。)
海龟混到第一把交椅的人在此落到最后面, 26,7万美元左右。同道相比,低是低
了一点,但比起留在国外赚那点毛钱还是人间天上了。(不知这数字真实性如何。姑
妄听之吧。)
注意,130个样本中TOP EXECUTIVE没有LOCAL HIRE。说明,整体上来说,LOCAL还是
没有成长起来,突破玻璃天花板。大体上还只能做到DIRECTOR一级(100,000USD)
MANAGER位置上,海龟大有可为。几乎是处于LOCAL与WESTERNER之间。趋势是十分明
显的,JLINK称之 “外驱鞑虏,内压中土”。EXPAT (12万),与国内“返聘”的老
外(9万),迟早要被CHINESE所代替;而本土经理人与海龟,虽然都是CHINESE,也就
是万把块钱的DELTA,海龟毕竟有些质量和诚信保证。所以我们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
海龟,有经验的海龟!飞速进入中层。也许,明天的TOP EXECUTIVE就出在这批人中。 (海归论坛 www.haiguinet.com)

至于回国想做技术的(SPECIALIST),可以看出这是没有前途的DEADEND JOB。2-3万
美元,还是留在美国,老婆,孩子热炕头吧。不过作为一块跳板,还是可以的。 (海归论坛 www.haiguinet.com)

JLINK还倒出两年前的HEWITT DATA,惊然发现两年里面, DIRECTOR 与 TOP EXECUTIVE的
TOTAL CASH已从2003基础上 (WESTERNER与AVERAGE)各涨了33%与54%。可见一将难求。 (海归论坛 www.haiguinet.com)

事实上好像也是如此。JLINK周围的一些海龟同道只要发出简历,几个月后接HEADHUNTER的
电话接的手软。我有时玩笑该成立一个HGMC了:HAIGUI GM CLUB。 (海归论坛 www.haiguinet.com)

最后说到创业,经常有人问JLINK是否应该创业。我的回答是:如果你是小龟,先浅
(打工)后深(下海)。如果你是金龟,你得问自己下海后赚得来那TOP EXECUTIVE的PAY吗,
GIVEN ALL THE RISKS AND HASSELS?
欢迎指正。
====================================================